【路,蒼芎】 | 奔馳趣 | 重機玩咖小編

北宜(台九)- 北橫(台七)-中橫(台八)-合歡(台十四)長途篇,Triumph Tiger 800 XRx ft. 

DSC_8658.jpg
  長途騎行,是需要一點衝動的。開闊的公路,完全燃燒後的餘溫與氣味,如果再加上一望無際的清澈藍天,確實令人振奮;但長途跋涉除了體力的消磨與天時地利,考驗意志力的人和往往才是能走到最後的關鍵。所以這回,當長駐上海的好友相約趁著農曆年前一起來趟長距離走行,心裡其實是很忐忑的,尤其才剛渡過幾十年來最強烈的寒流來襲,又要人如何抗拒躲在家裡被窩賴床的強烈吸引力呢?
  好在我是有些衝動的,再怎麼說心裡想冒險犯難的小宇宙已經被這回要陪伴我的Triumph Tiger 800 XRx給觸動了就是覆水難收,如果能突破台北的雨障並且一吐連下了兩個月、人都幾乎要發霉的那股怨氣,吃力不討好也無怨無悔了。這回,好友規劃的是一趟相當硬斗的行程:清晨六點在捷運新店站集合,沿著北宜往蘭陽平原前進,接續台七線後直上思源啞口、武陵、梨山、大禹嶺,通過合歡後沿著台14線往埔里前進,再接台21線經天冷後抵達東勢,最後由舊中橫接台3線往苗栗苑裡出發,再由西濱一路向北;說老實話,這趟旅行還真的很適合Tiger這樣的多功能車,有公路峻嶺跟嚴苛又不穩定的氣候,只是出發前才剛經歷過台灣數十年來最嚴重的雪災,就算騎車上武嶺一直是自學生時代接觸二輪以來一直未能實現的一大憾事,當許多高緯路段的狀況都有著太多太多的未知與變數,行不行得通?能不能圓這個夢?也只有且戰且走的份了。

DSC_8654.jpg
  摸黑上路後我循著基隆路往水源快速道路前行,儘管路面實在濕滑卻不見雨勢來臨,順手開啟了定速巡航紀念這總算沒再下雨的感動時刻,只是刺骨的寒風也是一大折磨;這時突然慶幸自己騎的是多功能車格的Tiger,手把護弓與風鏡實在是長途旅行必備良伴,至少對我這個錯戴成夏季手套的冒失男子而言…短暫再新店捷運站與好友碰頭後馬不停蹄的繼續向前,幸運的是儘管北宜上濕滑的路面依舊,一來XRx標配的防滑給了我放膽騎乘的本錢,至少令雨天車速得以維持一定水準而不致拖慢行程,二來只見遠方灰暗的天色逐漸散開,雀躍的情緒實在難掩,難道今天真的有機會突破雨障嗎?

DSC_8662.jpg
DSC_8687.jpg
果然老天有眼,當台九線北宜段接近尾聲,睽違不知多少個日子的陽光正恣意的在這綻放在這蘭陽平原,不經意瞄了下儀表上21度的氣溫顯示,感動阿…
  簡單用過早餐後我們再度上路,迎面而來的正是宜蘭寬敞又乾燥的路面與冬陽,尤其越是深入台7天色就越發蔚藍晴朗,好似老天爺都期望這趟旅行可以順利似的不可思議,乾燥路面的盡情與放手一搏更讓人不捨的停止下來,所以當我們來到台7往太平山與拉拉山北橫主線的交叉,朋友問要往哪裡走?

DSC_8705.jpg
才正摸熟Tiger調性的我早已被這令人振奮的節奏與氣候給迷惑,不假思索的當然要挺進梨山,直上武嶺合歡!而這樣高漲的情緒在經歷了南山一帶坐落在田園間一路向上攀升的連續彎道後更是到達頂點,

DSC_8715.jpg
無論是一旁壯麗的溪谷景致,寬敞的四線鋪裝或者是Tiger在彎路裡游刃有餘的動態反應,可攻可守、可運動也可悠遊的自在操控步調實在令人不捨得下車,輕巧的車身與不算高的重心令快速的重心轉移並非難事之餘,還能維持相當優異的循跡性,尤其是反應犀利卻不突兀的油門反應實在痛快至極!對鮮少接觸多功能車的我而言,Tiger這種兼具操控與舒適的特性,更是如獲至寶又愛不釋手的體驗。

DSC_8718.jpg
  直到我們通過思源啞口,通過武陵,甚至穿過靜謐的環山部落後直上梨山賓館,一切都是如此美好的不切實際:

DSC_8731.jpg
DSC_8737.jpg
DSC_8743.jpg
路,蒼芎,四季的變幻無窮,長途騎行的魅力更是盡在不言中。只是好景終究不長,短暫在福壽山補給後天空卻又逐漸變的昏暗甚至下起毛毛細雨,但頭已經洗1/3快要一半了,難不成原路折返?打起精神我們繼續邁進,順著舊中橫台8線往關鍵的大禹嶺叉路口前去,必須得說這段路真的相當險惡也更加令人不安了些,除了繼續攀升的緯度、越來越張狂的雨勢與驟降至10度下的氣溫,隨處可見的斷崖、崩壁、地基塌陷與落石讓人心驚膽跳,動輒失去鋪裝的碎石爛泥路面更是一大考驗,只見同行好友的CB1100也陷入了苦戰中只能迂迴的低速前行,只是對Tiger而言這也確是小菜一疊,適中的阻尼回饋與長行程避震提供了行經這類路面時令人意想不到的穩定與舒適,儘管低速走行難以察覺三段可調行車模式底下的Offroad mode的厲害之處,但如履平地的痛快與Tiger所能賦予駕駛者的信心絕對無庸置疑。總算趕在下午兩點半前抵達大禹嶺,只見指標上斗大的"合歡 – 8km";老實說,這可能是我至今走過最痛苦的八公里路:

DSC_8763.jpg
DSC_8764.jpg
不曾停歇的雨勢逐漸化為冰霰也好,路旁三不五時的積雪也好,只剩下4度的氣溫(體感應該低於零度)與安全帽鏡片上揮之不去的霧氣也好,高海拔時缺氧的恍神迷茫也好,這趟史詩之旅在這一刻正式轉換為絕對的意志力考驗,尤其是又凍又濕的雙手早已不聽使喚,唯一令人欣慰的是Tiger的坐墊實在夠厚實、泡綿支撐的也夠舒服,至少沒什麼腰酸背痛或者坐不住的感受,但這終究敵不過越來越強烈的精神與體力耗竭,到底為什麼我們要長途騎行?為什麼要圓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夢?為什麼要為了這不切實際的浪漫與衝動折磨自己?

DSC_8766.jpg
DSC_8768.jpg
DSC_8770.jpg
  只是當標高3000m的立牌出現在眼前的那一刻,當迷霧裡的松雪樓逐漸變得清晰,當多少個午夜夢迴裡武嶺那天蒼蒼野茫茫的壯闊終能得償所望,還有圓夢後滿心的成就與二輪說走就走的自由…這不正是長途騎行之所以迷人的原因嗎?能隨心所欲的見識這塊我們深愛的土地,見識大自然的無情與人定也能勝天的超越自己,最重要的是,見識人生最美麗也是最難忘懷的風景!

我要留言